站内查询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媒体报道> 正文

曾经家家传出刻板声 如今技艺有复兴之势

2019-07-05 09:54 来源:羊城晚报 阅读量: 评论数:

ywdf7613277_dzzzz5_1562240283406_b.jpg


ywdf7613276_dzzzz6_1562236176907_b.jpg


在佛山市图书馆地方文献馆所藏清代古籍中,有一些刻本,上面标注着在顺德马冈刊刻而成。而在国内以及流传海外的清代刻本中,也有不少书籍显示在顺德马冈刊刻。

为何马冈这个如今名不见经传的顺德小村落,却常常出现在一些旧书典籍之中呢?原来,马冈旧时曾是刻书重地,历史上,这里有着不少刻工,技艺纯熟,世代相传,为广东清代印刷业的发展做出历史贡献。遗憾的是,如今顺德马冈刻书技艺早已中断,甚至连马冈刻书的历史都已鲜为人知。所幸,最近十多年来,一批本土文化人正在力图恢复马冈刻板,让这个沉寂已久的技艺渐渐有了复兴之势。

  往事:各地常用马冈刻板印刷

清朝中期开始,广东的木雕版印刷之风日渐鼎盛,刻书业发达,且刻书价廉,吸引了不少外地书商到广东制版刻印。当时的广州遍布书棚、书堂、刻字铺、书坊,其数量之多仅次于北京、苏州,在全国居第三位。

不过,作为商贸重地的广州,却缺少木刻工匠,接下了数量庞大的刻书订单之后,他们只好外发加工。当时的马冈水路通畅,广州的商船到江门、香山都途经马冈,交通十分方便。加上马冈村中有不少读书识字的文人,慢慢的马冈木雕版印刷业也随之崛起,逐渐成为广东刻书重地。

清末民初,从写字、绘图、雕刻到木板加工、纸墨印刷、装帧,马冈都已经形成产业化,被誉为清代木刻雕版之乡。广佛两地乃至广西、湖南等周边省份都开始大量使用马冈的木刻版进行印刷。

冯源业是马冈土生土长的村民,从小经常听长辈讲述当年马岗到书的故事。“据说当年在马冈几乎家家都能听到刻板之声。”据冯源业介绍,当时马冈一带的私坊,从广州、佛山揽活回来,便带回到马冈,一起在小作坊里分工制作。然后再运到广州印刷,并通过省城图书网络延伸至国内乃至海外市场,逐渐形成了一条成熟的贸易链条。“马冈刻工制作好的书版,集中在马冈‘书前码头’,经水路运往国内外。‘书前码头’的位置就在今日的马冈粮仓。当年该地曾经立有一块石碑标记了‘书前码头’,可惜这块石碑后来不见踪迹了。”冯源业说。

实际上,马冈刻书之事在不少典籍里都有记载。金武祥《粟香随笔》一书曾记载:“书版之多,以江西、广东两省为最。江西刻工在金溪县之许湾,广东刻工在顺德县之马冈。”而咸丰年间郭汝诚修《顺德县志》里则有较详细的叙述:“今马冈镂刻书板,几遍艺林,妇孺皆能为之。男子依墨迹刻画界线,余并女工。”这一记述,可谓是清晰地反映了清代顺德马冈男女老幼都从事木雕版印刷业的繁荣景象。

   寻访:四处补齐关于刻书历史

顺德作家协会主席吴国霖,从事马冈木雕版印刷业研究多年,并将研究所得记录到《马冈印记》村史中。

2004年,吴国霖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他辗转找到一名马冈本土的自梳女彭桂婵,无意中得知这名老人年轻时在马冈是一名女刻工,彭桂婵的回忆成为了人们了解当初马冈刻书的重要依据。

彭桂婵曾告诉吴国霖,其在14岁左右学过刻版,当时她的姑姑是熟手刻书工,有亲戚经营书坊,到广州、佛山揽活回来找人刻,姑姑便把图稿带回家刻,彭桂婵也跟着学。据彭桂婵介绍,初习雕刻时,先按字样浅浅地刻个轮廓,然后由姑姑检查校对是否刻得准确,才继续刻下去。也有人只刻简单的字体,再由熟手刻工将其它字补上,这样反复练习一年以上,才能独立刻印书版。

当时一个刻书的私坊往往就是三四个人聚在一起,各自负责一个版块。刻书时要有一人将书稿画稿先写出来,再誊写在木板上,然后一笔一画地刻,刻好后涂上油墨,将雕版上的文字与图案印到纸张上。“往往一名比较有文化的师傅负责画板,技术不熟悉的小伙计就负责刻一些简单的部分,难度较大的则留给技术高超的老师傅。”吴国霖说,由于发展规模较大,马冈刻书涉猎的范围不少。四书五经注本、唐床诗词选本、历代经典范本、生活常识、医经医方、通俗读物和普及类教科书皆能刻写。尤为难得的是,由马冈印制古书中,还配着各式各样的木刻版画,这为马冈刻出的书籍提高了销量,也增添了不少的难度,考验着马冈刻工的技艺。

   传承:借刻画保存木刻技艺

近代随着印刷机的兴起,传统木刻雕版印刷早已被淘汰,马冈的木刻雕版业也渐渐没落。如今在马冈,早已无人懂得刻书技艺。2015年,年过九旬的彭桂婵去世,马冈刻书再无曾经的传承者在世。

吴国霖对马冈的木刻技艺颇有感情,试图重新恢复这一传统技艺在当地的传承。在寻访各地雕刻技艺传承发展的情况之时,吴国霖发现,曾经同样作为刻书重地的江苏、福建,刻板技艺却始终未曾中断传承。他发现,这些地方的刻书工艺随着时代而不断改良,运用过去的技法,生产一些现代人喜闻乐见的物品。这为吴国霖思考顺德马冈刻书的出路提供了参考。

2008年,吴国霖在容城艺术馆成立了马冈版画工作坊,带着艺术馆的几名美术老师一起,按照当年制作木板雕版的流程刻起了版画。“刚开始我们并不懂雕刻的刀法,往往是乱刻一气,刻出来之后一印刷,发现和原本的样本完全不同。”吴国霖表示,雕刻的深浅对画面都有影响。

除了雕刻之外,印刷环节也有不少讲究。版画是用油墨印出来的,好的版画构图讲究,线条匀称。这对于印画者有着不低的要求,需要通过手上的技巧,控制好不同地方墨色的深浅。“国画讲究墨分五色,我们至少要用黑白灰三种颜色来表现。怎么用墨、加墨都是有技巧的。”吴国霖说。

经过十多年摸索尝试,工作坊的老师们制作出来的版画像模像样,十分写实。而现在他们也有了更高的追求,这些有着美术功底的老师们希望在画面构图上下功夫,让版画更显艺术感。

“一开始大家都感觉这个传统的东西好像跟不上潮流,但是现在这个版画艺术反而颇受年轻人的喜欢。”吴国霖说,近年来社会上对马冈版画认可的声音越来越多。在街道宣传文体办的支持下,今年暑假,他们还开起了版画公益培训班,让更多小朋友了解到马冈版画。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价得分:
请您评价: